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我国出租车改革正处在改革关口,巡游车行业历史积弊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平等协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分配机制尚未建立,转型升级任重道远。
 
  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今天(15日)在巡游出租汽车改革发展政策研讨会上表示,各地在传统出租汽车的改革方面已取得了五个方面的阶段性成效,这五个方面的成效是:
 
  经营权管理制度改革进一步深化。全国70%以上的城市已基本实行经营权期限制管理,有14个省的5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开展了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的退还工作。
 
  出租汽车司企利益分配机制进一步完善。部分地方通过市场化引导出租车企业和出租车驾驶员平等协商,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利用互联网技术构建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风险与共,利益合理分配的经营模式。部分城市推行电子支付和车载终端升级改造,尝试“固定投入成本开销+营运收入提成”的新型收入分配方式,减轻出租汽车驾驶员的负担。
 
  运价改革进一步突破。多个省市交通主管部门积极与发改、价格等部门进行沟通,努力推动巡游出租汽车定价改革,部分城市探索建立巡游出租汽车定价的动态调控机制,一些省市的出租车定价机制实现了从政府定价到政府指导价的转变。
 
  集约化规模化经营水平进一步提升。很多城市积极引导巡游出租汽车通过合并、重组等方式成立规模性出租公司,整合了运力资源。
 
  巡游车服务方式进一步丰富。部分城市积极引导巡游车企业通过建立统一的打车平台,或与现有的出行平台合作等方式丰富巡游车的服务模式,让巡游车既可以通过路面扬招,也可以通过电话叫车、网络叫车等方式提供服务。
 
  徐亚华同时表示,改革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当前改革过程中仍然存在不少问题,改革进展不平衡、不充分、不全面、不彻底,巡游车行业历史积弊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巡游车经营权和“份子钱”问题仍是行业主要的隐患根源。定价机制不合理、价格调节机制僵化等问题也长期困扰行业发展。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平等协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分配机制尚未建立,转型升级任重道远。
 
  徐亚华说,下一步,交通运输部将加快推进巡游车经营权无偿、有期限,实现经营权管理的平稳过渡,逐步理顺权属关系。形成经营权退出机制,全面建立和完善以服务质量信誉为导向的经营权配置、管理和退出制度。健全运力动态调节机制。
 
  同时理顺巡游车的运价机制,坚持用发展的思路,探索实行巡游车政府指导价,放松对巡游车价格的管制。建立常态化出租车运价的评估认证和调整机制,充分发挥运价调节市场供求关系的杠杆作用。
 
  徐亚华表示,交通运输部将研究破解“份子钱”改革难题。鼓励巡游车企业借助现代新兴技术实现运营全过程的监管,研究探索新型的司企分配形式,推动司企利益制度深层次改革,发挥工会、行业协会的重要作用,切实保障各方合法权益。
 
  由嘀嗒出行联合相关研究机构发起成立的“出租汽车改革发展研究院”在研讨会上揭牌。
 
  巡游出租汽车全国专属网约平台——嘀嗒出行CEO宋中杰表示,构建全国性的,没有快车专车的巡游出租车平台,疏解行业改革发展稳定痛点,呼应出租司机心声,赋能行业转型升级,促进交通运输新老业态融合发展、协调发展是嘀嗒出行最鲜明的价值导向和本质特征。
 
  宋中杰介绍,目前,嘀嗒出行已与南京,杭州,成都等全国十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行业协会开展战略合作,逐步开创出巡游出租汽车行业共建共治共享的新局面。未来,嘀嗒出行还将实施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双轮驱动”战略,以网约化为引擎,助力巡游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攻坚走向深入。日前,作家王小山一篇怀疑被互联网订票网站“大数据杀熟”的微博引起热议。尽管网站及时出面澄清,不少网友依旧对价格波动较大的机票表示不满:机票价格变化如此之快,真的不是航空公司在捣鬼?
 
  近日,北京青年报对飞猪、携程、美团、途牛、马蜂窝五大互联网机票购买平台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凌晨买机票便宜、早上买机票便宜、机票越早买越便宜、越搜价格越贵等说法都不完全正确。
 
  各互联网平台先后澄清,民航部门出面辟谣,媒体亲测调查亦不少,但并没有明显降低“大数据杀熟”的热度和消费者的质疑。
 
  客观地说,有关“大数据杀熟”,无论是指证者,还是反驳者,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困境,就是都无法拿出确凿证据,或者说这本就是一个永远都无法确证的问题。且不说声称遭遇了“杀熟”的消费者只是基于个人经验,造成“杀熟”印象很可能包含着偶然性因素,即便如此次媒体的试验,很大程度上也只能得出一个“并不绝对”的结论。
 
  所以,一个更值得重视的问题是,为何一个无法被确证的概念,能够俘获如此多的信任?消费者为何“宁可信其有”?
 
  可以说,包括OTA平台(在线旅游平台)在内的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兴起,重新定义了人们的消费模式。这其中突出的变化之一就是,消费环境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大大增强。“大数据杀熟”概念的流行,一定程度上就是这种不确定性环境下的产物。
 
  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了明码标价或者是线下讨价还价式的消费方式,它对应的是价格的确定性和消费者对于定价的部分参与权。但在OTA时代,这一切都不再一样。大数据分析、数据传输、搜索缓存等,在强化价格动态变化幅度乃至增加随机性的同时,也让消费者失去了对于价格确定性的参照和把握。这种背景下,“大数据杀熟”概念,正好满足了人们对于一套多变而复杂的动态定价体系可能隐藏猫腻的想象空间。
 
  与不确定性相伴的是,人们在互联网消费环境中的选择看似增加了,但由于信息不对称局面进一步扩大,在复杂而抽象的大数据算法面前,消费者的相对剥夺感甚至是被操控感,其实是更强了。由此催生的普遍的“弱者”心态,或直接强化对于强大的平台的猜疑和控诉冲动。有分析就指出,只要技术与平台都还在掌握在巨头手中,那么从“千人千面”到“千人千价”或许就只在一念之间。或许当下并没有哪个互联网巨头有动机这样做,但只要这个可能存在,对于用户而言,互联网公司终究“怀璧其罪”。
 
  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对于巨头们几乎本能性的“有罪推定”,有着现实经验的支撑。比如,苹果坦承,他们的确限制了旧机型的性能;比如,三大运营商虽叫停了“不限流量”,但结果却被指只是“换马甲重推”。诸多案例都在不断强化一种公共印象:巨头们手握技术和信息不对称优势,在对消费者权益的侵犯上,确实有太多的可操作空间。那么,猜疑和指控,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弱者的武器”。
 
  所以,面对“大数据杀熟”论的受欢迎,互联网平台对于具体问题及时释疑澄清,只是最浅层次的应对。巨头环绕的大时代,互联网企业如何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或者说如何重新定义与消费者、用户的连接方式,是一个必须直面的问题。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六合开奖|全讯网,首和婚姻咨询 版权所有